您的位置: 首页 > 副刊 > 正文

母亲的菜园子

2022-08-18 09:50:28 来源:市场星报   编辑:田双   

天气特别干旱,不少池塘都干裂,底朝天了。田野里,放眼望去,就像火烧了一般。植物的叶子已经枯黄,边缘都打起了卷,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脑袋。只有有些绿意,枝杈上吊着几只青辣椒,藤架爬着几根瘦黄瓜。

“力气浮财,用掉又来。”母亲笑着说,都是用肩膀皮换来的,她说的时候,不自觉地摸了下红肿的肩膀,都磨破了皮,结了一层淤紫的痂。天阴下雨的日子,母亲总嚷着肩膀酸胀、疼。

烈日下,母亲戴顶破草帽,从村东头的水凼里,一瓢一瓢地舀水,挑到村西头,晒得像红脸关公一样。乡下的田埂小路,杂草丛生,又窄,并不好走。母亲小心翼翼地跨过田沟,许是迈的步子太大,两只桶在她身体前后剧烈地晃动起来,母亲险些摔倒,还是体力吃不消。母亲放下担子,歇了会。汗液顺着她的额头往下淌,母亲手上满是泥,也揩不上,只得闭紧眼,猛地摇着头,任汗水迸溅下来,说是淌到眼睛里疼。母亲偶尔也会摘下草帽,卷起来,扇一扇,连风都是火热的,还是大汗淋漓。

焦渴的土地,“滋滋”地啜饮着甘露,变得潮湿松软,蔫巴了的叶子又重新舒活起来,神采奕奕,绿油油、亮晶晶的一片,在风中欢唱。刚出苗的菜秧,母亲总会多一份呵护,不忘浇水、追肥,还要防鸡鸭的啄食。她总是虚张声势,吼两嗓子,吓唬吓唬这些家禽,从不用渔网拦起来。多年前,我家的一只鸡就在邻家菜地被网住,挣扎了好一会,待母亲发现时,鸡已断气。为此,母亲心疼了好几天。母亲说,将心比心,乡下人手头都不宽裕,还指望鸡鸭下蛋,买点油盐酱醋呢。

母亲用旧竹竿给豇豆支个架,碧绿颀长的豆条拖下来,远远望去就像绿色的瀑布;给刚出苗的萝卜菜,撒上一把草木灰,说是施肥还能除虫;给冬瓜秧除草,腾出空地,好让它们长得肚大腰圆。青的是瓠子,绿的是扁豆,红的是西红柿,紫的是苋菜……一畦畦望过去,煞是可爱,母亲如数家珍,笑得合不拢嘴。

偶尔,一些成熟的时令蔬菜被别人偷摘了点,母亲也不恼,更不会破口大骂。但要是毁了菜秧子,母亲定会不依不饶,兴师问罪,寻个究竟。傍晚,母亲去菜地,发现老南瓜又少了一个。其实,她心里清楚:隔壁王婶家三个半大小子,丈夫又游手好闲,好吃懒做,在窑厂做小工,做一天歇一天的,也挣不到几个钱。“唉!”母亲常说,“乡里乡亲的,也不好撕破脸。前天,还给她家送了几根玉米呢!”

当别人家的菜秧刚冒出地面,母亲种的已能采摘一小盘子了;当别人家的蔬菜早已下市,我们家的总还能吃上个三五天。一到冬季,母亲就用稻草把大白菜捆扎得严严实实,说它们怕冷,一经霜打,茎秆就发黄。母亲常说,土地是有灵性的,你用心待它,它总不会亏欠你。听邻居说,后来我上大学的日子,父亲又常年不在家。干完了农活,母亲也不急着回家,屋里太冷清了。母亲披着月色,轻声细语地和土豆、苦瓜、空心菜们唠嗑。

如今,母亲早已随我们搬到了城里。爱劳动、闲不住的习惯,母亲还是没丢。前一阵子,她央着妻子给买点辣椒、西红柿的种子,栽在阳台的花盆里,过些日子,还真的挂了果。

安徽合肥 吴中伟

凡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、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者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经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”,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上一篇:“科里科气”最合肥
下一篇:最后一页
分享到:

安徽财经网手机版

市场星报公众微信

市场星报微博

掌中安徽APP下载